临终关怀师:那些在生命最后的十字路口的人们

2013-09-24 16:36:57
4236

滴答网讯    很早就想写点什么了,我一直觉得自己还算是一个比较有幸福感的人。原因之一就是我比较喜欢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呵呵,我是做护士的,而且在澳洲,我从事的是一种比较特殊的区域--临终关怀。说心里话,我很喜欢目前的这份工作,看着那一位位站在生命最后一个十字路口的人们以及他们的家属,会令我对生活有许多的感悟及更多的体会。我很想写一写几个人的故事,希望大家和我一起分享这些人的经历……

第一个人是最令我难忘的Thomy. 他是一位67岁的老头,我不记得他是哪里人了,好象就是一个OZ吧。他生命中的最后七个月是在病房中和我们一起度过的。他得的病是MND,是一种渐得性的多发性神经系统疾病。这种病的病程不长,一般从发病到去世也就是两三年的时间。疾病的症状取决于被侵犯的神经部位。如果侵犯的是运动神经,那么病人很早就会出现四肢瘫痪;如果侵犯的是吞咽神经,那么就不能吃东西,只能靠体外造口及人工营养;不过最后这种病是侵犯的多种神经,最后影响到呼吸肌,从而导致呼吸衰竭及多器官衰竭……

THOMY刚来病房的时候就是坐在轮椅上的,不过他还能站起来小迈一两步并在你的帮助下从床上移到轮椅上。他看上去是一个很帅的老外,可以看出他年轻的时候是很有魅力的一个男人。相处久了以后,在平常的聊天中我们知道了他的故事:他曾经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商人,在MEL最富的区有两套大HOUSE……但是他在年轻的时候很好赌,自己辛苦挣的钱全部都交给了赌场。人到中年以后深刻地反醒自己的生活,戒掉了赌,并重新做起了一些小生意,过着中等水平的生活。从人生的一种极致到另一种极致,他说他这辈子算是体验到了,并反复的用自己做反面教材告诉我们赌有多么地可怕。

他的感情生活颇受争议。他结过两次婚,第二次婚姻的妻子原是他一个好朋友的妻子。在一次PARTY中他和她认识了,并一见钟情,当年,这个好朋友的妻子可是比他还大7岁呢。两人都无法忍受感情的煎熬,离了婚并在一起,走过了人生的后二十多年。我想当年,别说是在中国,就算在外国人中,这种感情也应该是"大逆不道"的。可是,不管在道德上他们是否遭人唾弃,但他们都分别地跟我谈过绝不后悔当初的选择,因为他们终于找到了真正适合自己的另一半……正因为他抛弃了原配妻子,所以,他的两个女儿中母亲回到了欧洲,并在以后的二十多年里拒绝与他联系。在他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陪伴他的是他的妻子FEY和他们的一个养子。

老THOMY不仅长得帅,而且非常幽默。他经常会在你帮他洗澡、喂饭的时候说一些很可爱的小笑话。另一方面,也表现出了他对死亡的坦然。我印象最深的是在他临走的前两天,他已经非常非常虚弱了,需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发出微弱的语音。那天,在我们帮他翻身以后,他使出了很大的劲儿,竖起了大姆指,并发出了很微弱的声音:A TEAM.看到他的表情、听到他的话,大家都笑了,因为这是源自于他经常对我们护士的评价和分级:得了这样一种完全生活不能自理的病人,他们对护士服务的好坏是最清楚的了。碰到一些不好的护士,他们也只有默默地承受。所以,当他看到我们这些人一来上班,他就会开心地象一个小孩一样,经常笑着对大家说:哈哈,今天YAN来上班了,你们知道吗?她是我的GIRL FRIEND呢:) 因为他知道,今天所有的一切,我都会把他照顾得干干净净、舒舒服服的。

应该说,我和老THOMY是非常有缘的。在他生命中的最后半年里,我只要是上班,就基本照顾他那一组的病人。所以,在平时的工作中,我们渐渐地成了一种更倾向于朋友的关系。当他很费力才能吞下食物的时候,他已经没有什么胃口吃饭了,但每次看到我给他喂饭,他就说:"YAN,我今天要努力表现一下,我不能让我的GIRL FRIEND失望啊…"

记得那天下午,我在连续休息了三四天后第一天返回病房上班,我第一个走进的是他所在的一个四人大病房,但我没有看到他。当时我就问同事了,同事们说老T不行了,已经转到单人病房了。我知道,这对他意味着什么…我当时就不可控制地大哭起来。这在我十几年的护理生涯中是第一次,我真得觉得一种心痛,真得觉得要失去一位生活中非常重要的朋友……尽管我知道这一天对老T来说是迟早的,但是我还是非常地难过。

我是从不需要上夜班的护士,可在第二天,经理突然打电话给我问我能不能顶一个夜班,因为夜班护士突然出了点急事,晚上不能上班了。我答应了,并去上了这个夜班。老T也正好是在我的班上离开这个世界的。他走的时候很安详,我在一接班的时候去看他时,他睁开了眼睛,很难受地看着我,我对他说:"THOMY, 大家都很爱你,我也很爱你。我一会儿给你一点药,让你好好地睡觉,好吗?"他握着我的手,艰难地点了点头……他离开的时候表情很安详,我给他最后擦了个澡,并换上了他最喜欢的一套格子睡衣。因为在以前我每次给他换衣服的时候,他总是跟我说他最喜欢那套格子的睡衣……

人啊,尽管享受了金钱的极致、尽管体味了人生的百味,在你离开这个人间的时候,也就只需要一套睡衣就够了……

FEY将老THOMY的遗体按照他生前的遗愿捐献给了MND研究所。因为老T常常说,他痛恨这种可怕的疾病,可是人类对这种疾病的了解太少了,他希望他的遗体可以对以后攻克这种疾病有所帮助……

写到这里,我还是很难过。但我也很欣慰,因为他得到了解脱,我想,他现在应该在天堂过得很安详,并按他生前所说的:他会默默地祝福我的……

第二个主人公JOHN,是个OZ,是个小个子的"小老头儿",刚进病房的时候根本没引起我的注意,因为他的个子也就是165左右吧,长得其貌不扬,但是感觉那双小眼睛特精神,看着你的时候炯炯发光,后来我才知道,这跟他的职业有着紧密的关系……

很不幸,JOHN得的也是MND.他的主要症状就是吞咽困难。每天要定时分五次把特殊的营养液从体外造口打进胃内,由于不能吞咽,经常每隔一两分钟左右就用吸引器把口水吸掉;两只手已经象鸡抓一样了,握笔写字很困难,写出来的字要费很大的劲才能认出来,但这已是他主要的交流方式了,因为他已经不能发音了…但是他能走,基本生活象洗澡、上厕所什么的还能处理。

老J住院的时候是70岁,那天陪他一起来的是一们35岁的女士,叫MARY,当我们很自然地对MARY说:"你爸爸…"的时候,她马上纠正我们:"不,我是他的PARTNER!"

接下来不到两天,我们就都知道了这位老J的"来历"----哇,这个人可不简单啊,他可是号称澳洲的007啊。这个称号不是他自封的,而是澳洲媒体封给他的!他的职业是私人侦探。但他是个了不起的侦探。他最早在美国开始他的职业生涯,然后到新西兰,后来受邀请来澳洲破了几个很着名的大案子。其中就包括大概六年前澳洲一位富豪的女儿的绑架案。他成功地解救了这个富豪的女儿,得到了澳洲媒体"007"的赞誉,当年,也拿到了天文数字的佣金……

他这一辈子女人无数。正式的妻子有三位,当然现这位从三年前开始陪他的这个年轻的PARTNER已经不知道是多少任了。在后来的日子中,他经常开一些玩笑,其中包括他自夸那方面的功能超强。他说他在年轻的时候,连续一个多月,每天晚上都有不同的女人们陪着他(那是在美国,人多啊)。就连他在住院期间经常要求周末回家,每当他晚上回病房大家通常礼节性问候:"老J,Did you have a good day? What did you do today?"的时候,他还用手隔空指着他的小JJ,说"I had a very busy day with Mary",然后,那双小眼睛发着光,露出了调皮的表情……

记得有一个周末的晚上,他刚从家回来进病房,还没五分钟呢,他就拉铃了。我走进他的房间,问他有什么事儿,他神秘地把门关上,从一个不起眼的小包里拿出了几包塑料袋。他一一打开这些银行的用来装硬币的塑料袋秀给我看,哦,原来都是一个个在钻戒和金表啊。每一个东西都价值连城。坐在一旁的MARY说,象这样的小包,他家里有大概三四个吧。银行里也有,比这些还值钱些……我当时心想,呵呵,这老先生,在我面前显摆呢。不过,按照规矩,我马上告诉MARY,这些贵重物品请她立即带回家,医院人多手杂,万一丢了可不好。同时,我也通知了负责的经理,告之了这件事。然后,老J又把这些宝贝拿给其他护士们"开眼"了。

晚上下班的时候和老公聊起这件事。我当时的心情不是羡慕,而是一种感慨。对于现在的老J,因为备受疾病的困扰,他已经成了一个废人。那么,除了那些宝贝能够证明他曾经的辉煌和成功以外,他还有些什么呢?他把这些宝贝拿给我们看的时候,是怎样的一种心态呢?如果他没有得这种病,凭他那两眼炯炯的目光,我断定,他一定还能再破几个大案子。这见鬼的病,摧毁了他的身体,却没有摧毁他的智慧,对于他而言,是怎样的一种挫折与悲苦啊!除了用一些宝贝来向外人证明他的才能以外,他还有什么凭据呢?!

在他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正是快到圣诞节的时候。他在每次主任查房时都要问主任自己能否挺过圣诞。我不知道这对他意味着什么,我也从没有问过他。在生命最后的一段期间,他常常用颤拌的手写下一些话给我,他说,他想有尊严并且无痛苦地离开这个世界。所以,如果那天到了,请我们帮助他,送他一程。在这个日子来临的那一天,我接班后去看他,当我喊他的名字的时候,他困难地挣开眼睛,流出了眼泪---他知道自己要走了。他握着我的手,象是在乞求着什么……我对他说,老J,放心吧,我们会让你在睡觉中舒服地离开地。他听了后,闭上眼,点了点头……

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周,MARY一直在联系老J唯一的女儿。这个女儿我从未见过,听同事们说这个二十岁出点头的女儿来过一两次,只停留很短的时间就走了。据说,这个女儿的存在老J原本是不知道的(这也难怪,他这一生中陪伴过他的女人太多了)。后来,当老J得知有个女儿在澳洲的时候,放弃在新西兰的豪宅,搬家到澳洲,就为了和这个女儿在一起。可这个女儿除了跟他要钱以外,别的时候是千金难求一面啊。在老J生命的最后一周,MARY用尽了各种方法:打电话、留言、发邮件,可是就是找不到这个女儿。当然,他们父女也没能见上最后一面……

老J在圣诞节后半个月左右走了。据说,他临走前,他向PRINCE WALES HOSPITAL捐了200万,也向我们医院捐了20万……

第三个主人公也是我想写的最后一位,他是位中国人,他就在前两天,也就是大年初二走了。在这里我称他李先生吧(这不是他原本的姓,但这点不重要)。他今年七十岁,胃癌肝转移。

这位李先生是一个多月前住院的,他来的时候不住在我负责的区,只是从平常大家交班和聊天中我先入为主听到了一些他的情况:他今年七十,他妻子比他小三十岁;有两个女儿,一个十五岁,一个只有九岁。我当时一听就在想:嗯,这老先生不仅有钱,而且还挺"厉害",都六十岁了,还生了女儿……

过了大概两周,由于工作轮换,我开始照顾这个病人了。初次见面,就一瘦小的人!个子顶多一米六吧,长得真是仅仅算"还对得起观众"(对不起,我不该这么形容他,但是他的外貌和我预先想象得差得太远了)。在见到他之前,我想,他能娶个比他小三十岁的女人做老婆,而且还维持了二十年的婚姻,不仅得有钱,长得还应该有魅力吧。在见到他妻子之后,这种惊讶就更大了---因为他的妻子尽管现在已经四十了,但是长得很有气质,很漂亮。我心底里对自己这种庸俗的世俗观念进行了深刻地检讨。并且在比较好奇的心态下和他的妻子聊了聊天。

这对夫妻可真是"患难夫妻"啊。他们94年来澳洲,至今还没有拿到身份(PR)。李先生在国内因为政治方面的原因做过牢,后来曲折来到澳洲申请政治避难,可直到现在也还在等待最后的结果。我想这期间的这么多年,他们的生活该多艰难啊。刚开始来的时候有临时身份,李太太找了一份工作,勤勤恳恳地一直工作到现在。因为临时身份过期后,她其实是在黑工,她敢说,只有勤恳工作换来老板的信任。直到现在,她身边所有的同事、老板都不知道她的真实情况。她也跟我说她没有朋友,她不敢有朋友!

谈到老李,李太太满眼的感激与满足。她说,这么多年来,她在外上班,老李管家。烧饭、带孩子、做衣服可都是一把手。两个孩子都是爸爸一手带大。李太和孩子们的所有生活起居都是老李安排,从来没让这三个女人们吃过苦、受过委屈……李太在外上班,是老板的得力助手,平时出门在外还有车开,都亏了老李的悉心照顾才有她们娘仨的太平日子……

听到这里,我内心充满了感动。我深深地理解为什么一个其貌不扬的"老男人"可以让一个小女人以感激的心与他患难二十年。我也深深地理解了,这样一个小女人,是有着多么善良的心,能够感知并感动着丈夫在生活中点点滴滴地爱的体现啊。

也就是在一周前吧,眼看着老李的情况一天天走下坡路,我跟李太聊天的时候说出了一些"实话",我问她心里有没有准备,她说她跟本没有准备,也不愿意有"准备".她说他们前两天去CITY看了老中医,老中医说如果他能挺过春节,那么还有希望……我对她说,对不起,我知道这对你很难,但你必须要有些准备,他的日子就快到了。我知道她没有朋友,就提醒她应该把实情告诉大女儿,我觉得,一个十五岁的女孩,这个时候,应该成为妈妈最坚强的支持。

除夕晚上,李太带着两个女儿从家赶到医院和老李一起过年。两个女儿穿着大红的中式唐装,非常漂亮。我也到了老李的房间,给他拜了个早年,他知道我来了,很开心,跟我说东说西的,但是很明显,人已经非常地糊涂了……

休息了三天,昨天去上班的时候,那个房间的病人已经换了别人了,我知道老李走了。我知道他过了一个好年。希望他在天堂能保佑他此生挚爱的三个女人一切平安……

在来澳洲以前我也从没想过我会从事这一行。我以前的理想是成为一名出色的手术室护士。因为在国内,我觉得只有在手术台上才能算是"配合"医生,而在病房工作中更象是医生的"小答应".

现在在这样一个特殊的领域工作,我也很有成就感。因为在我的帮助下,让病人有尊严、无痛苦地离开,让家属感到欣慰与解脱,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成就",因为我觉得我做的事对别人是很需要的,很有帮助的。

工作中遇到感人的故事很多,但是以上三例是最令我感动的,也是比较典型的吧。感谢大家与我一起感动。

我再借这个帖子谈谈"老外"是否孝顺这个话题。因为在国人眼里,中国人是很孝顺的民族,以前生孩子尤其是要生儿子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有人养老送终。而老外呢?孩子们是不管父母的,人老了就进养老院,死了的时候也没有亲人在身边……

从我自己的工作中我发现,不管什么国家、哪个民族,人性的基本点还是一致的。我对养老院的情况不了解,但就我在住在我们医院的病人,绝大部分在临终的时候都是有家人陪伴的。尤其是GREEK,这个民族很有意思,常常床上躺着一位病人,身边坐着五六位甚至七八们家属。大家围坐在病人身边,陪着病人,大家也会聊天,气氛并不总是沉闷,该吃吃该喝喝。仿佛"就是要陪着亲人走到终点,"是他们CULTURE的一部分。而且从我们医护人员的角度来说,只要病人是GREEK的,大家都会下意识的格外小心一些,因为家属太多,稍有言语上的不注意,就很容易召致投诉。

其实我觉得,最令我感动并爱上在这里工作的原因,除了上面这些非常深刻的感动的故事外,更多的,也是最常见的,就是一对对相伴四五十年、甚至五六十年的老夫妻,当一位躺在床上已经神志不清、什么都没有反应的时候,另一位尽管已坐着轮椅或手持的拐杖,仍然会坐在床边,两位老人的双手紧握,坐的着的那位还象平常一样经常和躺着的那位说说话。当我走进病房做护理的时候,常常会看见墙上挂着两位老人年轻时的黑白结婚照----新郎是那么地英俊,新娘是那么地美丽,再回头看看眼前的两位老人,耳边听到老人介绍他们拍结婚照的年代和故事时,我就感到,什么都会变,什么都会沧桑,但是,如果你能有一位牵手,你将是多么地幸福……

热门文章
滴答网讯     一年多的留学的生活使自己的性格改变了很多,记得刚到英国时,性格内向也不喜欢逛街购物的我除了上课以外只是偶尔和朋友去看看电影、或是在学校的图书馆温习功课……现在也开始逐渐适应外国学生的热情以及生活的丰富多彩。但是从小在父母身边接受传统教育的我始终坚持着道德理念的束缚,从未象其他女孩那样适意的放纵自己&hel...
滴答网讯        社会越文明,人类越抑郁。今天,高度文明的美国正掀起全民抑郁症的新高潮。抑郁症就是觉得活着没劲,生活不刺激,不挑战,比方说开车没有机会堵车了,到十字路口大家拼命礼让,一年都没机会按个喇叭。上了地铁人和人离得特远,根本品尝不到人挤人的乐趣。人们见了面都假惺惺地笑,骂人的丰富词汇基本用不上了。厕所丝...
滴答网讯    澳洲保健品在国人眼中很多是以绵羊油,蜂王浆、蜂胶、羊胎素、袋鼠精等著称,但是真正的在当地居住的我们每天吃的保健品是从正规的药房或超市里购买的,比如澳洲知名的品牌Blackmores,Nature‘s Care等等。小编这次为大家综合介绍7种在各大超市常见的保健品品牌。相关阅读:十大加拿大保健品品牌大盘点--留学生手信必备20...
滴答网讯     在澳洲,一些本土天然有机护肤品牌多数只摆在小店或药房里。这些产品很少做广告,从包装设计到产品宣传都力求环保,但对于品质的追求一向精益求精。事实上,很多澳洲天然有机护肤品牌最早都诞生于一些偏远而美丽的小镇,以植物为原料,是百分百手工研制的成果。下面小编介绍澳洲本土10大天然有机护肤品牌,用惯了欧美大牌的你,一定需要为你的肌肤寻找一款大自然...
滴答网讯     关于移民的问题一直炒得很热;有报道认为移民是"中国的精英在流失"的事实,其实不然!不夸张地说,移民出去的"精英"最多只有20%.为什么?首先要看对"精英"的理解:如果"精英"是在某一领域有突出成就的人,那么大部分移民的人都算不上"精英"....
滴答网讯     来澳洲旅游都喜欢带随手礼回去,第一选择当然就是澳洲本地绵羊油了,保湿效果有目共睹,同时还经济实惠!究竟什么是绵羊油首先,绵羊油不是羊的脂肪,这是很多顾名思义者极易犯的毛病,想当然地,甚至还继续联想是绵羊哪一部位的脂肪,其实它的英文名为Lanolin,即为羊毛脂,是一种从天然羊毛中精炼出来的油脂。注意,是从"天然羊毛&q...
滴答网讯    月见草已经是大家熟悉的澳洲保健品,对人体健康尤其是女性有重要的作用。本平台收到很多关于月见草的咨询,比如子宫肌瘤患者可否服用;女性经期可否服用等。本平台已得到了厂家的明确答复,附于文章后部,希望对大家有帮助。月见草原产北美,早期引入欧洲,具有悠久的药用历史。美洲土着人用它的叶子、根治疗跌打损伤和皮肤的问题。随着近代医学界不断的研究,月见草的...
滴答网讯       一。国宝LUCAS神奇万能木瓜霜在澳洲有上百年历,孕妇婴儿都可以用。手部及脚部的干裂,宝宝屁股红肿及长痱子;修复伤口消炎、痘痘,蚊叮虫咬、痱子、烫伤、割伤、湿疹,还可以配口红一起用,上唇妆前涂木瓜膏,可以让唇纹减少。还有就是烫伤后擦很快就会好,百分之百推荐的好物啊!它还有一个很赞的功能就是也可以拿来急救黑眼圈,用这...
滴答网讯     很多人都知道Manuka蜂蜜,但是你了解多少?什么是麦卢卡蜂蜜(Manuka)麦卢卡,是新西兰毛利人拥有的天然茶树,麦卢卡树叶及树皮是新西兰原住民毛利人数百年来的天然草药,可制成镇痛解热剂、感冒药及消毒水。最初新西兰人并不喜欢这种颜色深郁、风味独特的麦卢卡蜂蜜。于是很多新西兰养蜂人就把这种麦卢卡蜂蜜直接丢弃掉或者低价卖给牧场主作为奶...
滴答网讯     澳洲奶粉是很受国人追捧的奶粉,很多人喜欢澳洲婴幼儿奶粉。在当地本地市场上销售的澳洲奶粉品牌有可瑞康、贝拉米、亨氏Heinz、惠氏S26和A2等。澳洲奶粉质量好的关键因素就是奶源好,在新西兰、澳大利亚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奶源,那里有广阔的天然牧场,奶牛采用天然放牧,所以产出来的奶质非常好。又由于没有受到外界污染,所以至今没有受到疯牛病和口蹄疫的影...
联系我们
联系人: Ollie Pan
Email: ollie@tigtag.com
QQ: 610367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