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两年记 - 回忆下激情奋斗的日子

2013-09-16 17:29:04
7662

滴答网讯   2007年7月13日,我来了澳洲。

其实来澳洲是个很匆忙的决定。 本来大四是铁了心考法硕的,从大三下就开始努力看书,上辅导班年,居然找回一些高中时的认真。也许梦想真的是最好的动力来源。可惜等到北大招生简章出来,法硕要去深圳分校,顿时没了兴趣。当时觉得命运在是作弄人,为什么总是不凑巧。于是加入滚滚洪流找工作。幸好大学有些经历可以写到简历上去吓唬人,06年底幸运的拿到了GE的offer做销售。最初就是虚荣的喜悦,屁颠屁颠的四处 显摆,特别喜欢别人问工资"几k",然后轻描淡写的告诉人家,等着享受别人脸上惊讶的表情来满足自己的虚荣。 烧包劲过去了,开始思考自己究竟想干什么,销售?成天就是出差,投标,做标书,我的价值 在哪里,未来在哪里,我的理想在哪里?犹犹豫豫,手上也没有更好的机会,于是决定继续上学 .考研显然来不及了,托福来不及考,gre更别提了,英国太迟了,碰巧晓晨提及澳洲可以先申请后靠雅思,于是雅思,澳洲,成了最好也是唯一可以继续上学的地方

07年7月,从东南大学毕业了。

7月13日,落地墨尔本,开始了在墨大的激情岁月。

本科学的是信息工程,可是实际上更靠近telecommunication,master念IT,听上去很相近,其实完全不同的学科。刚到的时候很糊涂,因为一切决定都很匆忙,其实自己也没 有研究好,也没有想好到底要怎么发展,人就已经出来了。一时也没有什么激情,感觉人生在偏离自己的梦想。随着慢慢开始上课,发现墨大的IT水到不能再水,很多老师都是澳洲本地毕业的博士直接留大学,根本没有多少学术水平,大学还不错,心里对老师该是什么水平还是有数的。身边有个同学上完第一周课就直接退学了,对周围的人心理有一点冲击。还好,我 也没打算发展成学术男,这不算是困扰,那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干什么,不过就知道,不要做销售 .

当时来的时候找了个房,只能住一个月。于是第一个月就在找房。偏偏7月所有的学生都在找房,而且人人都"女生优先"--做女人真好--加上预算 有限,确实没什么选择。定下来一个房子,要在我当时正在住的房子到期3天后才可以入住,预定得时候觉得不是问题,就三天嘛,随便凑和一下就过去了。然 而等真正到了那几天,狼狈得不得了,无处可去,不得不拖着全部行李在backpaker旅店之间周转,这住一天,那住一天,完全一副逃难的样子。当我拖着我的巨型行李箱(确实比较夸张,人见人说,毕竟是出国全部行李)慢吞吞的爬上慢吞吞的tram的时候,一个希腊老爷爷指着我的箱子说," son,you got the world with you", 当时好心酸,身边站着帮我抱着另外大包的朋友,那一个瞬间的画面历历在目,我的大箱子 ,我的大包,当时唯一的朋友,冬天温温的阳光透过tram的窗户投进来,照亮了这一切,是啊,这一刻在这里,这就是我的世界, 于是后来,这个当时唯一的朋友就被我收编为女朋友了… ^_^

上课没什么压力,一学期四门课,最多3个作业每门课,考试基本就考课本和课件上的东西,偶尔有一门两门会考老师上课提到的东 西。除了写作业搜搜论文,基本上不用看相关书。所以我觉得不管将来打算念博士还是毕业直接工作,我觉得目标就应该是HD,那不到也要差不多,不然老师或者雇主看到会觉得你学习能力有问题。当然,如果毕业即不打算继续深造,也不需要找工作,就是来消费的,就另当别论了。

因为学业轻松,于是空时间很多,不做点事情就太游手好闲了。于是决定打工,总是觉得自己欠缺生活经历,对社会对人生对人的理解都太肤浅,当然,最直接的动因是挣钱,毕竟家里经济条件也没有那么好。第一份工在一个华人两元店打工。老板超级没有条理,东西堆在柜子上,货进来都是随手一堆,完全没有卖相。虽然不关我事,但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于是每次上班都理一个部分, 最后几乎是把那两元店所有东西都倒腾一边,居然发现不少都不知道埋在哪里的老货,感动得老板说给我20块让我帮他打理店了。我 自己觉得对得起8块钱的薪水了。其实老板人不错,可惜文化程度不高,也不懂得经营之道,幸好2元店是暴利…

两元店干了三个月,一直在边干边找其他工作,后来到一家白人开的甜品工厂做一种甜点。说来有趣,女友上网投简历找到的这份工作,我就然她替我捎一份简历给老板。没想到老板还真也要我了。主要做的东西是那种很甜的传统甜品,也做传统 cracker. 我就是在流水线上工作,把上一个工序做好的东西放上架子,推进烤箱,再把烤好的拿出来,从架子上取下来,在把烤好的 东西从模子里倒出来,就是一个一个pie了。人就是机器,脑子是空的,一开始还会想些7788的东西,后来索性把脑子放空。脑子一停,人就会变得更机械化, 动作会不自觉得加快,结果是我的平均速度快过其他人15%(我听到流水线"线长"跟老板说的)。干了两个月,发现经常性的把脑子 放空实在是对智商有害,不想干了,刚好Christmas之前的旺季也过去了,每周去不了几天,就辞了这份工。这份工作薪水13.5,算是打工里的高薪了。又得谢谢小梦。

辞掉甜品店的第二天,我就去"扫街"带着简历,上网找好地址,然后投遍墨尔本city附近全部的starbucks和7-11. 拿到了两个starbucks的面试机会, 可惜居然一个都没通过。有一家7-11叫我试用。其实就是以试工的名义免费用,10个shift试用,80个小时。好吧,既然我决定干了 ,那我就不在乎了。于是我一声不啃,你叫我什么时候来,只要我不上课不考试我就来试用,你的上货标准什么样,我精确做到, 别人上水都是直接放上去,我确保每一瓶都是标签正对前面,每一包薯片都摆成同样的角度,于是老板检查确实没话说,每次都只 说两个字,"挺好".这家7-11在一个十字路口,周围都是backpack accommodation,晚上都是醉鬼出来找东西吃。无奇不有,躺在店 里地上睡觉的,跟我聊八卦的,说足球的,偷东西的,抢薯片的(无奈啊,好歹你抢钱啊,抢暑片…),问我"where can I fuck Chinese girl"的,从bra里 面掏硬币(注意,是硬币哦,local美眉如果打扮起来晚上出去晚,不少人都塞钞票在bra里,不过这个是硬币…)买烟的,然 后我找得50cents,她拉开领子示意我丢进去…在这个地方前后打了6个月的工,后来实在是上不动夜班了,对体力和精神的双摧 残。这里薪水11.5 , 夜班一个价,想想实在是剥削。

第一学期快结束的时候,也就是07年10月左右,突发奇想想读博,刚好身边一个南大和一个人大的兄弟也有这个打算,于是相互探 讨着怎么跟老师套近乎。很快,勾搭上一个年轻的博导,刚刚开始带博士生,给我两个纯理论题目,让我自己先看看研究一下。两 个月过去,得出一个结论:我不会搞纯学术了。

07年底的时候,觉得人长大了, 不能再要家里钱了,于是决定自立更身,自己付房租,自己付生活费。刚好到假期了, 第一个暑假,可 以在7-11之外再找一份工。又是海投简历,99% 都是石沉大海,面试,进了一家做街头促销的公司。卖american express信用卡, 没有底薪,每天12个小时,一周6天。然后我周六晚上去做7-11夜班,通宵到周日早上,回家睡一觉,8小时后再过去上7-11的下午 班。本以为这样可以多攒点钱,开学就可以少打点工。可惜信用卡不是一般的难卖,没底薪全靠提成,每天在不同的shopping centre想方设法勾搭人,忽悠人签卡。其实最后算下来,也就相当于一小时7~8块的工资。也不知道怎么着,居然我还算是表现优异 的员工,公司20周年庆在悉尼rally,安排机票住宿,还发我一个奖杯。那是我第一次去悉尼,当时没想到后来会来来去去飞悉尼那么多次(而且都是有人掏钱…哇咔咔)。 这份工作干到后来,觉得不符合我的价值观,这种推销,总是要用一些手腕,花招的,很这样的招数并不是上得了台面的,不犯法,可是就是忽悠人。

两个月后,08年2月,决定辞职了。辞职那天带女dress up 去吃海鲜,总觉 得对不住她。那段时间没办法陪她,还要一起吃苦,因为赚钱不多,交完房租就没剩多少了,又有一个"朋友"住在家里不交房租, 我们替他交,于是一周的生活费少的可怜,少到我们吃土豆烧牛肉,都没有牛肉,就是土豆加牛肉粉,顿顿吃土豆。当时并不觉得 很辛苦,两个人还彼此打趣,后来想起,总是觉得辛酸,在国内不是大富大贵,但也都是不错的家境,不至于来肉都买不起,不至于只能靠吃土豆省钱 .还好,都过来了。那个"朋友"是个法国人,打工的时候认识的,过来准备移民可是找不到正当工作,又有点懒惰,找不到住处, 我好心让他住在我家一间空房,可是一天房租都没交过,最后签证过期,不得不跑到太平洋中间某个法属小岛去了,到现在还欠我 2000刀房租。

08年5月开始一个朋友介绍我去一个叫oxford hotel的地方刷碗,之前他在那里干,找到更好的工作于是就不干了。是个鬼佬开的cafe+bar,大部分都是chips或者一些简餐的盘子,倒不是很难刷。老外管理确实很精 密,老板安排我时间,都是按照星期几会平均有多少盘子多少碗要刷,平均一个人一小时可以刷多少盘子多少碗算时间的。薪水很 爽, 17.5一个小时,上班厨师总是很照顾得烧东西给我吃,下班还可以来一杯knock off drink.有一个白人领班明显故意给我找事做,总会让我干一些本来是他份内的,但是比较脏累得活,我也不说什么,反正不缺这点力气;还有一个印尼的帮厨很二,自己觉得牛到不行,我也不想说什么,虽然由时候觉得不舒服,忍忍就算了。好在大部分人都很好相处,于是6月 7月的假期过得很惬意, 半天看闲书晒太阳,晚上刷碗挣钱,解决晚饭,喝点小酒回家睡觉。每天干5小时,80块入帐,整个白天还是自己的,而且那时候同 住的其他几位人很好,没人需要我垫付房租,住的也开心。更重要的是,这时候未来铺好了路,心里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至于具 体怎么回事,卖个关子先,后面再细说。

刷碗确实很挣钱,一直舍不得辞掉。08年下半年开学了还在刷。因为我是1.5年的课程,所以从08年8月开学就是我在墨大最后一个 学期了。8、9月份又找到一份中国人开的money exchange的工作,颇有意思。而且公司主要是做小企业客户,所以办公地点是在 collins st的一桩写字楼里。本来是一个同学先看到的机会,面试的时候我就跟她一起去了,简历也没带,纯面霸。这里是要先学习,再考试,其实也就一个测试。于是每周去两三天学,这么过了一个月然后参加测试。我成了唯一一个通过测试的。第一份坐着打工的工作,每次上班心情很好,而且没事的时候还可以上网,看个校内啥的。也趁机学了学澳洲的金融条例,银行规章什么的。这个地方的老板很不同,我猜想华人老板总是不时很规矩,可是这个老板做生意好规矩, 还有请会计师事务所来做内审,平时各种记录,申报都很认真,虽然英语和普通话口音都很重,但人很好,很照顾我们。12块一小时plus super,应该是 华人老板给part time比较高的了。希望他生意兴隆吧。 09年2月,辞掉了这份工,09年3月搬到悉尼,开始正式人生第一份真正的工作。

这份工作就是Westpac的graduate program.

Westpac 是一家澳洲老牌银行,有近200年历史,经营从retail banking到private banking到institutional banking到global investment几乎所有的金融服务。最近在收购了另一家retail bank,成为澳洲最大的银行。 这个program是专门针对毕业生,其实就是一份两年的合同,两年之内在公司4~6个部门之间轮岗,每一个岗位都会是不同的类型,这样可以挖掘出最合适 的发展方向。在国内的时候,就一直心仪大公司的graduate program或者是management trainee,可是国内竞争太激烈,千军万马 去抢不多的机会。到这里后一直在关注各企业的网站的career部分,一开放graduate program和management trainee我就去看,虽然有不少都要pr,可是真正的全球500强级别的大企业还是有很多很多无所谓pr不pr的。08年2月开始投简历,投了一堆简历出去,只有几份有下文,一份是普华永道,另一份就是我最终拿到的这家银行。

这个Graduate program为期两年,会轮岗很多次。但是希望你在某一个大方向内发展,而不是真的随便轮,比如一开始做it,之后做marketing,再做stock dealer,就是不太可能的。为了加大竞争力,我在申的时候表明我愿意在information architecture和business analyse方向发展。 我对别的银行不太了解。在Westpac,做这两个工作的主要都是数学或者IT背景的。也有information system的学生。工作地点我选择了悉尼总部或者上海,一开始心里对上海的岗位是放在第一位的,虽然他们并不要求去上海的人会说中文,但自己觉得中文肯定是一个巨大的优势。

回想起来,本科的经历,实习,来澳洲以后的打工,让自己积累了一些软能力,也有了一些可以在面试里展示的东西,成绩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国内985本科,排名20多,学校还行,名气不响,和几所顶尖牛校差距比较大。在澳洲念硕士的学校是当地顶尖大学,数一数二, 基本可以弥补国内学校的不足。在澳洲的成绩80/100左右,勉强一流, 20~30%左右。虽然成绩不高,不过自己认为专业水平不错,考试并没有反应应用能力,有几门课自己看过一些书,比较有信心,不过由于这个岗位对技术背景没有什么要求,但是自认为在一个方向上强一点总是有帮助的。本科参加各种活动经历比较丰富,有几个亮点,在这边打工经历也是五花八门,好处就是攒了无数可以在面试的时候用的例子。虽然英语还行,特别是卖信用卡的时候,掌握了一些business talk,可是当然没法和native speaker比,所以差距比较大,这属于绝对劣势。

08年4月开始筛选, 整个过程很紧凑,两周内完成网上测试和电面,没什么新鲜内容。然后就被邀请非去悉尼参加终面,这个终面的模式是assessment centre, 比较狠, 就是一天之内面n轮。意外的是,居然我没获得上海岗位的面试,而获得了悉尼的~~看来现在去上海这个要求还真高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上海户口?哈哈

提前一天晚上飞到悉尼,被安排住在悉尼市中心一个不错的service apartment,心里嘀咕担心第二天面试不管能不能过,一定要先好好享受一下。在悉尼市里溜了一大圈,顺便勘查了一下面试地点,步行计算好第二天早上需要的时间,买了些吃的和红酒,回来在浴缸里泡了一个多小时,边泡边喝,爽的。然后在king size的大床上准备睡觉,结果发现由于长期熬夜,一点困意都没有,就决定多喝点酒,又怕喝二了早上起不来,来来回回折腾到了半夜,最后就睡了四个多小时。

早上报道,拿到面试日程大吃一惊。两轮单面,两轮笔试,一个自己做的case study,最后再来一个group case study.中间午饭时间提供午餐半小时,其他就没有休息时间了。当时就有点后悔前一天没睡好,于是就决定嗑药,咖啡因片,主要成分100mg咖啡因(这里便利店就有卖的,叫做No-Doz,专门用来提神的)。不得不说这玩艺真管用,一天不困,不过副作用明显,到下午就手脚无力了,真的是手很"软".

两轮单面都是2对1. 第一轮,一个面试管来自human resource部门,另一个就是负责graduate program的项目经理(来自it)。 面试的问题基本没有逃出经典问题,之前国内的经验还是有帮助,无非就是换成英语罢了。 一开始有点紧张,结结巴巴的,一两个问题之后,自己也就霍出去了。前前后后也就25分钟,出来自我感觉还不错。第二轮是一个human resource加一个IT specialist,问了些有关为什么选这个专业,打算怎么发展,个人兴趣爱好之类的。那个IT的一看就是个澳洲buddy型的,热情得我都不好意思。也是25分钟。好几个问题我回答的不太满意,总的来说一般般。

搞定两轮单面就去吃午饭。其实就是他们叫了个catering,没什么好吃的,有点小失望,全是finger sandwiches. 后来到公司正式上班以后发现,不管什么活动都是一样的东西,无奈了~~也不敢多吃多喝怕上厕所。

然后就是笔试了。分成两部分。笔试第第一部分,和雅斯阅读中的一种题型很像。给你一段文章,然后在文章后列一些表述,让你指出依据这篇文章,这些表述是真是假,还是无法依本文判断。40分钟,7篇短文,35题。压力巨大,幸亏最近热心关于圣火、地震的新闻,阅读量比较大,特别是初步修炼了"扫"功,不然真是挂掉了。第二部分是抽象逻辑题。给出四五个图形,然后让你选下一个。25分钟 40题。我没做完。一开始就认定不容易做完,好在如果不做不扣分,所以决定就30题,保证正确率。不过确实有不少人做完的~~~

再来就是第一个case study了。25分钟时间阅读材料,10分钟时间汇报给两位面试官。材料是一封电子邮件和它的附件,总共4、5页。主要就是说最近银行利润因为一个意外而开始下降,高层准备了四个解决方案,我的任务就是比较这些方案的利弊,并作出选择。这一轮做的就是一个烂字,居然被面试官追问给问住了,还出现了一个重大的逻辑漏洞。

最后是group discussion. 在case study时分到相同案例的人都在一个group.由于我是先做了两轮笔试,所以case study和group discussion中间没有机会整理,有的人的顺序是笔试一轮,case study,笔试第二轮,最后group discussion,就有了多25分钟的准备时间。这一点让我感觉不公平,因为我总共只有25分钟看材料,再说我还是第二语言,而有人却有50分钟。第一步先是各自陈述自己选择的解决方案。结果因为我的姓F开头,靠前第一个陈述,而当所有人陈述完了以后我发现的我的第一选择进竟然是大多数人的最不推荐的选择。心里隐隐担心接下来的辩论会吃亏:对材料吃的不透,加上表达能力有限。discussion开始以后,情况又恶化了,唯一和我立场相同的一个人倒戈了,4:1,倒也未尝不是好事,给我发挥的机会。对方四个人里有一个貌似很强的男生是主力,略带英式口音,说话都是超长的句子,几个which, that下来我就疯了,字字听的懂但就是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其他几个人都是不停的点头表示同意。于是我决定不听了,眼睛看着他但心里再琢磨怎么推广我选择的解决方案。等他说完,我就用"第一,第二 sum up"这样的结构强调了我选择的原因。在后来的discussion里,我提出把他们的第一选择,作为我们小组提交的第一选择,把我的选择作为小组的第二选择。我的让步让他们四个人没有再继续和我争辩。除那个男生外的其他三个人意识到自己之前发言太少,开始抢话,于是注意力集中在表现自己上,而没有注意到我们形成的最后方案里的第二选择,竟然是他们一开始的最末选择。这一点比较成功。最后,当他们陷入自我表现,忘记总结的时候,我又及时打断并做了一个简短的总结。整个过程我的发言机回不多,不过觉得比较有效,这一轮感觉不错。

之后就是tea time,然后晚上飞回墨尔本。

Westpac 效率挺高。当天晚上就留言给我,要我星期一打回去。08年5月22日 周一,爬起来,洗漱好,坐下,打好两份草稿,一份是如果我失败了,该怎么感谢人家给我这个机会并鼓励我走到最后,写了一大页;成功了,要怎么谢谢人家的赏识,写了一小段,其实是心里觉得没底,我到底怎么样。然而,当我听到第一个词是congratulations的时候,长长出了一口气,想起当幸福来敲门里的一句话,"this moment, is happiness".  周二收到邮寄来的合同,2009年2月入职,对自己的未来算是有个数了。

将近一年后,09年3月30,上班第一天。一个潮湿温暖的秋日,怕迟到,特地大清早爬起来,窗缝透进来的那股潮热,更像夏天的早晨,一点没有秋天的意思。洗澡,换上前一天准备好的西装, 熨好的衬衫,早早出门,赶上提前实地考察的过的bus.每一个步骤都留了足够的余量时间,结果一点都没用着。提前一小时到了大楼下,为了自己不要看起来太蠢,无所事事,手足无措的站在大厅,就在附近遛遛,顺便平顺一下自己的焦躁。 我rotation的第一个岗位是business analyst, 在集团下属的财富管理、保险部门的infrastructure project management team.由于刚刚合并了另一家银行,也在借机重组自己,把新合并的银行和原有的advice, private banking都整合到一个牌子下面,所以项目比较多。

终于见到分管的HR, 羞涩的寒暄,接过配发的本本,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去见我的分管老板。最多也就9点过5分吧,见到了这个个子不高的,头发剃成薄寸的中年男人,桌面上放着一个小号橄榄球。满脸和善的微笑,看上去是个好相处的人。经理随后把我引见给这个team里的其他人,人都到齐了,先三个女的,一向不大分辨得出老外特别是白人的年龄,所以不知道算是阿姨还是"女生",把我带到座位上,居然有darling harbour view,玻璃幕墙一点遮拦都没有。貌似老板见到我很开心,我觉得至少比我见到他开心,乐呵呵得领着我开始"brief tour",一脸骄傲的带我参观了楼里的3个bar+cafe,还有顶楼的观景台,外加楼下的food court,特地跟我嘱咐,想吃就吃,想去咖啡就去,别不回来就行…

三个月过去了,很忙很开心。有时会觉得压力很大,不断被挑战,不断有新的东西,不时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胜任,可是自己也是乐在其中。虽然中间也发生过郁闷得事。比如"THE BOX" 事件。

话说干了两个多月的时候,因为team负责的工程确实很多,经理决定让我负责两个项目的运行。其中有一个项目需要从惠普订购blades enclosure和blades servers(实在是不知道中文怎么说)还有些贵得离谱的软件。订购的信号有工程师决定后告诉项目经理,也就是我acting的位子,然后我向采购部门下订单,他们去向惠普订购。结果有一个周四,一个采购的人和工程师突然出现在我桌面旁边,问我两周之前交给我的软件和软件license去哪里了。我完全不知所措, 完全不记得有这么回事, 就问他是给我了还是放我桌面上了,那个采购一下就火了,说他肯定给我了,而且我还说"thank you",一个hp的盒子上面有"DHL" 的logo, 绘声绘色。我很清楚我没有拿,这不是一个数字或者别人说的一句话会忘掉,一个东西交到我手里,怎么会一点印象都没有? 于是我坚持,我没有拿。采购转身就走了,工程师和我傻傻的站在那。好在这个工程师和我一起做过事,人也很温和,没说什么,说带我去找找。于是我们俩在楼层转了一圈,问了几个人,没什么结果,我就返回座位了。自己没有在意,觉得心安理得,哪晓得不一会我老板就知道了,老板的老板也知道了,工程师的老板也知道了,坐在5米外的general manager也知道了,才意识到,大事。老板找我谈话,还好老板显得很professional,没有去扯到底谁在说谎,而是专注要我作为acting项目经理需要把这个问题解决。其实也有口难辩,对方是一个在这里工作n年的白人,我一个才干了俩月的中国小伙子,对方那么肯定的说给了我,我得处境很不好。于是就开始找吧,楼层找个遍,跑去地下室的库房翻以防谁把东西和封存的软件混一起了。全楼面都知道丢了东西,大家都在找一个"box with HP and DHL logo", 也就是the box. 第二天周五,又去data centre找,因为传说有几个和这个项目相关的箱子从楼面挪去了data centre,还是没有结果。好在同组的人都很支持我,相信我,还给我打气,老板的老板也说相信我,一时还挺感动。就在我准备报告这个装有软件和license的 "the box" 丢了的时候,搞笑的一幕出现了,那个采购员大摇大摆的过来,拿着一个貌似我们在找的盒子,我问他从哪里找到,他说"I don't what to talk about it, and I m not gonna gave it to you again"只有把盒子给了工程师。工程师检查之后告诉我,是我们在找的软件的光碟,跟搞的是,这个盒子是当天才邮寄到的。我已经开始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人们也开始用异样的眼光看那个采购。结果没想到戏剧性的一幕还在后面,软件的license在一个两周前采购给他老板的大信封里被找到,和其他的软件license混在了一起,其实就是几个小册子里面有个序列号。这个周五实在是舒服,晚上跑出去和同事喝酒,几乎都喝醉了。实在是不想评价那个采购的人品了,想想看,他怎么装的出来?怎么可以这么栽给别人?我对白人所谓的integrity更不信任了。

很快,第一个"rotation"就结束了。Performance review老板给了我EF, efficient. 我本来的目标是HA, high achievement.心里有小小的失落,不过也总结出了自己的不足,应该说EF还是很公允的。毕竟刚刚起步,不懂得东西太多,加上沟通效率比较低,初出茅庐,能给EF应该满足了。毕竟这说明我已经达标了。

下一个岗位比较cool,business analyst, Strategy and governance,  Information security. 部门监管整个集团的信息安全,有趣的东西很多,而且视角很大,同时又可以接触很具体的东西。不过要搬到martin place的楼里了,虽然martin place号称悉尼华尔街,可惜Westpac的楼有点老,还是喜欢kent st的楼。

好吧,就扯这么多吧,时间真的很快,到7月13, 就两年整了,中间也没有机会回国。自己的一点经历,讲给大家,也算是讲给我自己听吧。

热门文章
滴答网讯     一年多的留学的生活使自己的性格改变了很多,记得刚到英国时,性格内向也不喜欢逛街购物的我除了上课以外只是偶尔和朋友去看看电影、或是在学校的图书馆温习功课……现在也开始逐渐适应外国学生的热情以及生活的丰富多彩。但是从小在父母身边接受传统教育的我始终坚持着道德理念的束缚,从未象其他女孩那样适意的放纵自己&hel...
滴答网讯        社会越文明,人类越抑郁。今天,高度文明的美国正掀起全民抑郁症的新高潮。抑郁症就是觉得活着没劲,生活不刺激,不挑战,比方说开车没有机会堵车了,到十字路口大家拼命礼让,一年都没机会按个喇叭。上了地铁人和人离得特远,根本品尝不到人挤人的乐趣。人们见了面都假惺惺地笑,骂人的丰富词汇基本用不上了。厕所丝...
滴答网讯    澳洲保健品在国人眼中很多是以绵羊油,蜂王浆、蜂胶、羊胎素、袋鼠精等著称,但是真正的在当地居住的我们每天吃的保健品是从正规的药房或超市里购买的,比如澳洲知名的品牌Blackmores,Nature‘s Care等等。小编这次为大家综合介绍7种在各大超市常见的保健品品牌。相关阅读:十大加拿大保健品品牌大盘点--留学生手信必备20...
滴答网讯     在澳洲,一些本土天然有机护肤品牌多数只摆在小店或药房里。这些产品很少做广告,从包装设计到产品宣传都力求环保,但对于品质的追求一向精益求精。事实上,很多澳洲天然有机护肤品牌最早都诞生于一些偏远而美丽的小镇,以植物为原料,是百分百手工研制的成果。下面小编介绍澳洲本土10大天然有机护肤品牌,用惯了欧美大牌的你,一定需要为你的肌肤寻找一款大自然...
滴答网讯     关于移民的问题一直炒得很热;有报道认为移民是"中国的精英在流失"的事实,其实不然!不夸张地说,移民出去的"精英"最多只有20%.为什么?首先要看对"精英"的理解:如果"精英"是在某一领域有突出成就的人,那么大部分移民的人都算不上"精英"....
滴答网讯     来澳洲旅游都喜欢带随手礼回去,第一选择当然就是澳洲本地绵羊油了,保湿效果有目共睹,同时还经济实惠!究竟什么是绵羊油首先,绵羊油不是羊的脂肪,这是很多顾名思义者极易犯的毛病,想当然地,甚至还继续联想是绵羊哪一部位的脂肪,其实它的英文名为Lanolin,即为羊毛脂,是一种从天然羊毛中精炼出来的油脂。注意,是从"天然羊毛&q...
滴答网讯    月见草已经是大家熟悉的澳洲保健品,对人体健康尤其是女性有重要的作用。本平台收到很多关于月见草的咨询,比如子宫肌瘤患者可否服用;女性经期可否服用等。本平台已得到了厂家的明确答复,附于文章后部,希望对大家有帮助。月见草原产北美,早期引入欧洲,具有悠久的药用历史。美洲土着人用它的叶子、根治疗跌打损伤和皮肤的问题。随着近代医学界不断的研究,月见草的...
滴答网讯       一。国宝LUCAS神奇万能木瓜霜在澳洲有上百年历,孕妇婴儿都可以用。手部及脚部的干裂,宝宝屁股红肿及长痱子;修复伤口消炎、痘痘,蚊叮虫咬、痱子、烫伤、割伤、湿疹,还可以配口红一起用,上唇妆前涂木瓜膏,可以让唇纹减少。还有就是烫伤后擦很快就会好,百分之百推荐的好物啊!它还有一个很赞的功能就是也可以拿来急救黑眼圈,用这...
滴答网讯     很多人都知道Manuka蜂蜜,但是你了解多少?什么是麦卢卡蜂蜜(Manuka)麦卢卡,是新西兰毛利人拥有的天然茶树,麦卢卡树叶及树皮是新西兰原住民毛利人数百年来的天然草药,可制成镇痛解热剂、感冒药及消毒水。最初新西兰人并不喜欢这种颜色深郁、风味独特的麦卢卡蜂蜜。于是很多新西兰养蜂人就把这种麦卢卡蜂蜜直接丢弃掉或者低价卖给牧场主作为奶...
滴答网讯     澳洲奶粉是很受国人追捧的奶粉,很多人喜欢澳洲婴幼儿奶粉。在当地本地市场上销售的澳洲奶粉品牌有可瑞康、贝拉米、亨氏Heinz、惠氏S26和A2等。澳洲奶粉质量好的关键因素就是奶源好,在新西兰、澳大利亚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奶源,那里有广阔的天然牧场,奶牛采用天然放牧,所以产出来的奶质非常好。又由于没有受到外界污染,所以至今没有受到疯牛病和口蹄疫的影...
联系我们
联系人: Ollie Pan
Email: ollie@tigtag.com
QQ: 610367360